您现在的位置:防灾网>防灾新闻>深切缅怀陈超教授>媒体文章

太行山高兮河水清清,诗人安息兮诗魂永恒
分享 | 2014年11月10日 09:18  来源:燕赵晚报

“陈超先生,你激情澎湃,用智慧为我们打开诗的漂流瓶;你文思泉涌,以宽厚照亮我们的文学路……安息吧,老师,天堂也有不停旋转的风车,你和李白、海子对酒当歌。”20141031日凌晨,河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超先生不幸离世,享年57岁。连日来,社会各界沉痛缅怀诗人、作家、评论家陈超先生,他的离世是中国文坛的巨大损失。

 

 

刊于《燕赵晚报》

 

【“中国诗歌界开宗立派的学术领袖”之一】 

 

     20141031日凌晨,河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超先生不幸离世,享年57岁。

 

     陈超,祖籍河北鹿泉,19581027日生于山西省太原市。1982年毕业于河北师大中文系,并留校任教。现为河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导、学术带头人,兼任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新诗评论》编委、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主要研究方向为现代诗学、比较诗学、现代西方哲学。主讲课程为中国当代文学、现代诗学、中国先锋诗歌研究、现代西方哲学、中外诗歌佳作细读。20074月—5月,应纽约大学东亚系邀请,陈超赴美进行学术交流。在美期间,还应邀赴耶鲁大学、加州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进行学术研讨及双语诗歌朗诵。

 

    “我的好兄弟、好朋友陈超,急匆匆地走了,让我们震惊、悲恸、感叹,不敢接受这个现实。”著名诗人、鲁迅文学奖得主大解撰文说:“作为诗人和理论家的陈超,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文化遗产和精神遗产。记得诗人姚振涵说过,有陈超在,任何路过河北的诗人,都不敢昂头走路。这虽是一句玩笑话,但却道出了陈超在全国诗坛的位置和影响力。陈超从1980年代的《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开始,就一直跟踪当代诗歌创作的前锋,做出了同步的扫描和引导,为新诗探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随后,他的诗学论著《生命诗学论稿》问世,确立了自己的学术立场和激情饱满的写作姿态。这种立场在后来的著作《打开诗的漂流瓶——现代诗研究论集》《当代外国诗歌佳作导读》以及诗集《热爱,是的》《陈超短诗选》中体现得更加充分,并在《中国先锋诗歌论》中达到完善和加深,成为中国诗歌界开宗立派的学术领袖。陈超凭借自己卓越的创作成就先后获得了河北文艺振兴奖、庄重文文学奖、《作家》最佳诗歌奖、鲁迅文学奖等重要奖项。”(大解《陈超,我说,你听着……》)

 

    其中“第六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7年度评论家奖”授奖辞为:“陈超的文学批评洋溢着一种诚恳的感悟力,也充满理解、对话和价值确认的渴望。他持续二十年的先锋诗歌研究,是对正在演变的诗歌事实的艰难指证,也是对这个时代想象力的高度、诗歌精神的宽度所作的卓越解读。他出版于2007年度的批评论著《中国先锋诗歌论》,以诗歌史写作的庄重和对个体写作者的关怀,从先锋诗的困境、可能性的激烈论辩中,为当下复杂的诗歌境遇重新确立起了方向感。同时他对众多诗人的再阐释,使那些孤独的灵魂获得了当有的尊敬,并使一种深入生命的写作远离了被遗忘的命运。作为少数几个能直接影响诗人的批评家之一,陈超自由、独立的学术旨趣,醒目、活跃的创造精神,正在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诗歌研究在文学版图中的重要意义”。

 

 

【“陈超离去是中国文坛的巨大损失”】

  

    1031日傍晚,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专程从北京赶到石家庄,为陈超送别。当天下午17时许,身穿灰色上衣的铁凝现身位于石家庄南二环的河北师大文科楼。

 

    根据陈超先生家人和他任教的河北师大相关人士等的商议,1031日中午起在河北师大文科楼A座四楼设立陈超先生的哀思堂。哀思堂靠东墙的桌子上,陈超先生巨幅黑白照片被菊花与百合围绕着,照片中的他坐在椅子上,表情是人们熟悉的沉静笑颜,哀思堂南北两侧长桌上还摆放了陈超先生的著作。

 

    一走进哀思堂看到这幅照片,铁凝就红了眼圈,工作人员将她带来的鲜花放到桌子右侧,她上前用双手整理好花上的飘带,只见飘带上写有:“痛悼陈超——挚友铁凝”。铁凝面朝照片连鞠了三个躬,起身看着照片默默流泪,十几秒后她一度试图开口却哽咽了喉咙,最终她抽噎着说道:“我从北京赶回来为你送别。”

 

    随后铁凝还代表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再次鞠了三个躬。走出哀思堂,铁凝向河北师大有关负责人表示,“陈超的离去是中国文坛的巨大损失,陈超是个很宽厚、实在的人。我跟他们家是三十多年的老朋友。”她还当场询问:“我们中国作协能做什么?”并表示能解决的一定尽力,她还问及陈超先生的家人近况。之后她又赶往陈超家中探望。记者从铁凝秘书那里获悉,铁凝是1031日中午获悉陈超辞世的消息,当即决定以私人身份赶回石家庄为老友送别。由于铁凝111日要去外地出差,当天他们连夜赶回了北京。

 

    众所周知铁凝曾任河北省作协主席,在燕赵大地生活工作多年的她与省内一批作家情谊颇深,这其中就有陈超。曾有人评价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是铁凝研究的大本营,自称“熟悉铁凝的大部分小说”的河北师大教授陈超就是一位铁凝研究的专家,他曾撰写过多篇铁凝小说的论文,其中的一些论点被广泛引用和转载。而铁凝和包括陈超在内的省内作家的交往也十分感人,河北省作家李春雷在《铁凝的风格》中就写道,2004年底他和陈超、郁葱同届获得鲁迅文学奖,时任河北省作协主席的铁凝决定请他们聚餐以示祝贺。“我们进入房间后,只见每人的座位前放着一个大大的红包,上面一朵鲜花,香喷喷的,看着我们微笑。打开来,是一张红灿灿的大贺卡。再打开,贺卡左侧印着我们各自的头像,和得奖作品里的一段经典语言,右侧是省作协领导班子的热情寄语,下面是他们几个人的签名。这是一张特意量身定做的极具纪念意义的贺卡!不用说,这是铁凝的用心。”李春雷记得:“那一天晚上,我喝醉了。连从不饮酒的陈超老师,脸上也酡红红的。”

  

【“陈超是儒雅博学的老师”】

  

    陈超先生不幸离世的消息,通过短信、微博、微信、百度贴吧极速传播着,所到之处,惋惜声哀叹声不绝于耳。连日来,省会学界、文艺界人士纷纷到河北师大文科楼哀思堂缅怀陈超先生,而更多的是陈超先生教过的学生,上千人自发从省城各地,甚至天南海北赶过来,眼含热泪,为先生送行。

 

    “当校友QQ群中传说陈超老师走了,我们都不相信这是真的。证实之后,大家沉默不语,安静地可怕,随后又哭声一片。”市民张先生泪流满面,“已经毕业十多年的老同学,从北京、上海、太原重返石家庄,就是为了与陈超先生见最后一面。”

 

    河北师大文学院2004届毕业生袁增欣说:“陈超先生的文学成就很高,但绝不是古板的老学究,而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他的文学课深受同学们欢迎,每次阶梯教室都坐满了人。至今我还记得,陈超给我们上第一节课时,朗诵他自己的诗作《风车》激情澎湃的样子,非常震撼。让我感觉他就是那个充满理想与风车搏斗的堂吉诃德。从不了解诗歌的我,一下子爱上了诗歌。毕业后,我在高校任教,后来又去北京师范大学访学专门研究诗歌,就是因为陈超老师启发了我,使我走上了学术之路,并乐此不疲。”

 

    还有一些学生,并非中文系学子,但爱“蹭”陈超老师的文学课。“我是河北医科大学学生,酷爱诗歌、文学,就悄悄地来旁听陈超老师的课,一开始跟做贼一样,后来发现蹭课的人很多,还有很多市民。我的胆子就大了,开始参与课堂上的讨论,还拿出自己的诗作请陈超老师指教,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为我逐字逐句修改,教我去读哪些书。”市民侯女士说:“正是在陈超老师的指点下,我的诗歌作品从稚嫩逐渐成熟,并发表了很多。”

 

    本报记者在2004年就曾冒充学生,到师大旁听过陈超老师很多课,切身感受到了陈超讲课时的课堂氛围。陈超先生旁征博引、纵观古今,从李商隐的《锦瑟》讲到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默《脸对脸》;从中国传统诗学的“言志说”、“缘情说”、“境界说”,讲到西方诗学的“启智说”、“想象说”、“形式说”、“生命体验说”。陈超的每一节课都是诗歌的饕餮盛宴,台下的学生如痴如醉,因为陈超先生一上来就告诉大家:“诗歌不会让人活的更好,却能让人活的更多。”这个“多”字,就是人生情感的丰富和宽广。

 

    “陈超在校园里深受学生爱戴,不仅是学生们的文学导师,也是他们的精神导师。”诗人大解在缅怀陈超的文章中说:“我知道爱戴你的女生特别多,可谓美女如云,但在你身上却没有一丝绯闻。可以说,你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儒雅而又可爱的人。”

 

    的确是这样,陈超是河北省教学优秀教师,从教三十余年,桃李满天下,他的弟子既有学界带头人,又有文坛大家,他们与陈超老师的关系是“一日学生,毕生挚友”。师大毕业多年的人,只要回想起学生时代,无不想到令人激情燃烧的诗歌。“青春岁月,有诗歌相伴,真好。懵懂年代,有陈超先生启发,真好。”

 

    对于陈超的不幸去世,河北师范大学校方表示非常难过和惋惜,并称陈超是该校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他在世的时候为学校做了很多工作和贡献,不管在教学上科研上还是做人上,都是学校里的一个楷模。令人难过的是,陈超先生这几年深受抑郁症的困扰,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即便是这样,他仍饱含激情坚持上课,不让每一位爱他的学生失望。就在陈超老师病发当晚,他还在为研究生、博士生批改作业。“希望大家以陈超老师为榜样,踏实工作,努力学习,化悲痛为力量,以慰藉陈超先生的在天之灵。”

 

值得一提的是,在治丧期间,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相关负责人、讲师教授,纷纷到陈超家中慰问,安抚遗属。尤其是陈超老师的学生,自发为老师守灵,眼含热泪,忙前忙后……令吊唁者无不动容,“陈超有这样的学生,值了。”

 

还有很多前来送行的人,是陈超老师的读者。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陈超编著的《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影响了很多文学青年,使他们走上了诗歌之路或诗意人生。他们挤出时间专门吊唁陈超先生,同样也是在缅怀青春。

 

【全国各地诗人作家为陈超送行】

  

    1031日中午,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诗选刊杂志社主编郁葱发微博说:“上午跟刘小放、刘向东、大解去陈超家里,我与几位皆失语。直到现在,依旧不知道说些什么……”

 

    是的。有一种极度的悲伤,令人瞬间失语。1031日上午,河北省作家协会各部门负责人到陈超先生家中探望,一帮用语言写作的人,再次体验到了表达之难,唯有拥抱、握手、流泪……

 

    与现实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各界人士纷纷在网上哀悼,陈超先生的不幸离世,在学界、文坛引起了极大震动。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诗人臧棣发微博说:“陈超,一个真正懂当代诗,又宽厚善待诗人的批评家。当代诗受益于他的智慧,敏锐,精准,宽厚,而对他的回报却如此之少。想来不免悲痛之极。”

 

    著名诗人、评论家徐敬亚说:“陈超,一个优秀的诗歌批评家。能把文章写得既学养深厚、审美精致,又如普通读者平白亲切,善解诗情,何等聪明、睿智!最终,诗没能救他,所有的理论也无法把他挽留……”

 

    西安外国语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教授、诗人伊沙说:“陈超以诗评称著于世,却一直在写诗——我将此理解为真爱。我以为:他的诗是专业诗评家中写得最好的,这确保了他在将近三十年的时段里始终是中国当代最具实力的诗评家。”

 

    诗人潘洗尘发博文“祈愿天堂里仍有诗”:“陈超兄走了,他的从此不与俗世同的勇敢与决绝,不仅让同道与好友们唏嘘不已,更令此后将依旧在万丈红尘中混吃等死的我辈感到汗颜和无地自容。作为一个深受陈超兄恩惠和鼓励的诗歌兄弟,只能祈愿天堂里仍有诗,且天堂的诗坛里只有清流。” 

 

    评论家沈奇撰文《领略陈超》:“在物质时代的海面上,有谁还会注意一只诗的漂流瓶的存在?在消费文化的沙滩上,有谁还会留意一只诗的漂流瓶的呼唤?现代诗人由此成了当下时代最孤寂的航海者,而现代诗之研究者,更成了这份孤寂的双份的守望者……”

 

    80岁高龄的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评论家谢冕在电话中告诉本报记者:“我对陈超的去世,感到非常突然,我非常难过。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他给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新时期以来,他对诗歌理论方面、评论方面的贡献是非常大的。在我心目中陈超是非常年轻的才俊,是诗歌界理论批评方面非常重要的一个人,他的去世是我们重大的损失。我和他合作的非常好,每一次交往,都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他的思维非常活跃,对批评的把握非常中肯,他无疑是中国当代诗歌繁荣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陈超的去世,我非常难过,感到一种很空缺的样子,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我会永远怀念他。”

 

    这几天,唐晓渡、茹杨、韦锦、李萍、商震、蓝野、霍俊明、耿占春、汪剑钊、蓝蓝、程小蓓、朵渔、泉子、慕白、张亚秋、叶匡政、李震、沙光、周天、见君、左小词等等著名诗人、评论家,从全国各地赶来,到陈超家中探望遗属,到哀思堂缅怀,为陈超送行。

 

    《诗刊》常务副主编商震撰文曰:“人能飞乎,能飞。士惧死乎,不惧。吾兄陈超,腾飞于诗作,翱翔于文论,末一次起飞扑向大地。了凡尘之血肉,驾青云之轻飏。飘飘然,君行邈远;戚戚然,苦楚无疆。呜呼!长太息以掩泪兮,痛失儒雅之君子;叹秋风之彻骨兮,惜折诗坛之栋梁。苍天何狠,遣我辈凄切!秋风何唳,赠友朋情殇!哀哉!哀哉!兄之去 ,若太阳失辉;兄之后,尚余几人文章。兄去也,君去也,长空一鹤西天上。兄去也,君去也,撕心裂肺断空肠。”

 

    诗人韦锦说:“1031日上午,晓渡在电话里告知噩耗时我泣不成声。一种万难接受的现实横亘在我们眼前。一个从不给人添麻烦的人让人心乱如麻,痛如刀绞。陈超以他学术上的专业、洞察力的锐敏和视域的开阔,为诗歌批评建立的标杆,有持久的价值和效力。当无休无止的病痛把他摧折,他放弃生命的方式、缘由可以任人评说或猜测,但他孤绝超拔的精神尊严却值得并需要朋友们好好理解和珍惜。”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导汪剑钊告诉本报记者:“今年开春以来,周围始终有死神在徘徊。岳父关志和、诗友卧夫、同事王景生、同乡前辈沈泽宜相继离世,让我一次又一次陷入悲痛的漩涡中,仿佛死亡要故意用自己强劲的手掌来检验一下我们生存的勇气。惊闻陈超兄的噩耗,我不愿相信,不敢相信,等证实以后,我又不得不相信。早年,我读到《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便叹服于陈超兄敏锐的艺术感受力,独特的理解角度和文字表述上的创造性组合。及至与他相识,更是被其低调、谦逊的为人所吸引,认为可成为终生的挚友。五月份,我们在杭州参加《诗建设》举办的一个活动,其间,陈超还高歌了一首山西民歌《羊肚肚手巾三道道蓝》。当时,我们都被悲怆的歌声所打动了。不料,这竟成了他的天鹅之歌,令人唏嘘不已。斯人已逝,惟愿他能解脱尘世的种种重负,一路走好,在天堂觅得他孜孜以求的诗与真!”

 

    诗人、评论家唐晓渡说:“陈超的遽然辞世犹如晴天霹雳,令人不可接受也无法接受。它无情地碾过我们冰雪的内心,再次留下巨大的震惊、滂沱的泪水和刻骨的伤痛。有谁能向我解释,为什么我们必须经受这似乎永无涯际的精神灾难!我和陈超相交三十余年,不敢说见证了他灿烂而又黯淡的一生,只能说任何时候都当得起与他灵魂上相濡以沫的朋友和亲人。他对中国当代诗歌和诗学的杰岀贡献如日昭昭,无待我言;想着他坚毅、沉静,略显羞涩和笨拙的音容笑貌,我唯有痛惜!痛惜!痛惜!没有陈超的世界将更显空寂,但那又如何?毕竟我们还有思念,思念将让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继续我们共同而未竟的一切。我诅咒一切晴空霹雳!但也深知,霹雳并不是一切。霹雳远去之时,便是陈超永生之日。”

 

    诗人郁葱说:“陈超是诗人,也是评论家,他目光敏锐,笔力独到,到一起时,我们就聊天。陈超聊天的水平也是一流的,善解人意,踏实而散朗。2005年的时候,我们同时获得第三届鲁迅文学奖,一同去深圳参加颁奖典礼,在京广线上的那个初夏之夜,陈超的话多了起来,我们就那么聊了一路。我现在很后悔:要是把我们说的那些记录下来,比理论文章耐看的多。陈超很智慧,这种智慧尤其表现在他的文字上,他很勤奋,这些年写书、编书,著作等身,特别是近几年,陈超逐渐摆脱了纯粹‘学院派’的语境,更接近甚至深入诗歌文本,由此也更能深入读者内心。”

 

    石家庄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语言文学系讲师袁增欣说:“诗人海子去世后,被人传诵和纪念,经历了很长的过程,渐渐成为传奇,慢慢被神化;而陈超先生不幸离世,立刻在文坛引起巨大震动,其未来对文学的影响或许比海子还深远。陈超先生的诗稿、文论、事迹,亟待挖掘、整理、研究。”

 

    还有很多诗人、作家、评论家因种种原因不能到场,但他们仍通过各种方式表达哀思,向陈超遗属表示深切慰问。例如著名诗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家新委托河北诗人李南转送了慰问金。诗人施施然、世中人、笑后、金铃子通过晴朗李寒向陈超遗属表示慰问……

 

    112日上午9时许,河北省作家协会作家、河北师范大学师生、文艺界人士、全国各地诗人、评论家上千人来到石家庄殡仪馆,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为可敬可爱却过早离去的诗人教授陈超先生送行。

 

    默哀仪式之前,由晴朗李寒等诗人倡议,大家在殡仪馆院子里围成一圈挨个朗诵陈超先生的诗集《热爱,是的》,用诗人独有的方式纪念诗人、评论家陈超先生。此时,连续多日的雾霾散去,阳光下诗人们悲情朗诵,与周围各个悼念厅传来的人们哀悼亲人的痛哭声、叹息声交织在一起,形成和弦,发生共鸣……

 

    940分许,人们开始在永安厅门口签到,在领到胸花和纸花的同时,还获得了著名诗人蓝蓝为陈超先生拍摄的肖像两幅。只见大门口两侧贴有挽联:“繁花歌市先生如詩度俗度緣,濁世凡塵君子如水潤物潤人。”

 

    10时整,大家排队进入永安厅,上千平米的永安厅站满了人,四面墙、里外三层都是各个单位、各地诗友、文学刊物赠送的花圈,陈超先生躺在花丛中安静地沉睡。

 

    主持人低沉的声音响起,悼词曰:“深秋风寒兮诗人远行,太行山高兮河水清清。此行路远兮道阻且长,诗人安息兮诗魂永恒。”

 

    大家默哀,三鞠躬:“陈超先生,一路走好!”

 

【河北诗人发起捐助活动】

  

    与此同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诗选刊》主编郁葱在微博上发出“河北省作家协会诗歌艺术委员会关于为诗人陈超遗属爱心捐款的倡议”:“陈超先生不幸辞世,诗界哀痛。陈超先生身后留下患病独子和年迈母亲。为了表达我们对陈超先生的怀念之情,为了对陈超残缺的家庭尽我们的绵薄之力,特发出倡议:请作家、诗人们和各界人士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陈超后人及其家庭捐款。为了慰藉故人,为了爱、纪念和温暖,请伸出我们各自的双手。”

 

    捐款请汇入河北省作家协会诗歌艺术委员会为本次捐款专设的银行账号:民生银行石家庄槐南路支行,卡号6216911001488167,户名刘小放。或者通过邮局汇至:050021河北省作家协会诗歌艺术委员会丁雪莲收。

 

    诗歌艺术委员会将及时公布捐赠人,款项全部捐赠陈超家人,届时在河北作家网、《诗选刊》网站和其他媒体发布捐赠人姓名和捐赠数额。河北省作家协会诗歌艺术委员会再次感谢大家对陈超先生的哀思之情。

 

-------------------------------------

 

【备注1】这几天陆续到陈超家、哀思堂、殡仪馆缅怀陈超先生的诗友:

 

铁凝、唐晓渡、茹杨、韦锦、李萍、商震、蓝野、霍俊明、耿占春、汪剑钊、蓝蓝、程小蓓、朵渔、泉子、慕白、张雅秋、叶匡政、白玛、李震、沙光、周天、见君、左小词、谷地、殷常青、安顺国、王建旗、靳亚利、吕宏友、温国、赵云江、宋峻梁、薛梅、刘绍本、郭宝亮、魏平、陈冲、关仁山、王力平、李延青、郁葱、大解、刘建东、刘小放、何玉茹、刘向东、边国政、简明、李浩、李南、韩文戈、晴朗李寒、梁文昆、宁延达、白兰、白庆国、阿平、孟胜利、周力军、杨松霖、胡茗茗、幽燕、孙彦星、李洁夫、左春和、陈德胜、袁增欣、孟醒石、金赫楠、李红英、高彦军、李建周、天岚、隽土、蒋世国、桑献凯、刘江滨、崔立秋、赵素波、王建凯、侯宝华、郑世芳、毛建宾、王云起、赵旗、史历……(陆续添加中)

 

(每天来人之多,估计治丧委员会的人员也搞不全大名单,很多人没在签到本上签名。请诗友们补充,一个人的观察能力是有限的,认识的人是有限的,遗漏的太多了,但想作为历史资料保存起来,对逝者表示尊重。排名不分先后,遗漏敬请理解。)

 

【备注2】我们连续三天跟踪采访,感受颇深,一下子写了七千字的稿子,但《燕赵晚报》版面有限,编辑老师尽了最大的努力,特意调走了很多广告,还是盛放不下,只好忍痛删删删!删不下去了,只好请编辑老师操刀删。

 

在此保留原稿,作为研究陈超先生的资料。报纸上刊发的稿子,仅为本文的一部分。

 

孟醒石宣布对本文负责,有任何问题请批评指教,同时对于个别问题,孟醒石有权保持沉默。

 

 

【备注3】鸣谢@河北爱心救援队  调出6辆车,接送外地诗友,志愿者们辛苦了。

 

——孟醒石2014112日晚。

 

编辑:honglian

 

 
后一篇:陈超访谈录

网友评论

热点图片

新闻排行

加入志愿者 我要捐款 资助防灾网 我要捐物 公益众筹 透明公益

国家地震局 | 国家环保部网 | 中国林业新闻网 | 水利网  | 湿地中国  | 中国防灾网 |  河北林业网 | 河北农资网  | 宝贝回家  | 新华网 | 新浪网 | 人民网 | 凤凰网 | 环球网  | 长城网俱乐部  | 燕赵名企网 |  搜狐焦点网石家庄站  | 石家庄贷款 | 石家庄典当行  |地震应急包   |  新华视野影像|筑家装饰 ∣ 国家质检总局 

关于防灾网 | About cibeicn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防灾网招聘 | 投稿 | 客服中心 | 留言板 | 网站导航 |   
Copyright © 1998 - 2010 cibe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实名:防灾网  中国防灾网  救灾网 中国防灾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冀ICP备10200052号  冀ICP备102001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