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防灾网>防灾新闻>深切缅怀陈超教授>媒体文章

河北青年报:谁在纪念陈超
分享 | 2014年11月10日 09:35  来源:河北青年报

10月31日凌晨,诗人、评论家、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超以自己的方式离开人世。

 

 

112日,蓝天白云、阳光普照的石家庄有一场送别,那是陈超人生中最后一场“见面会”。

 

除了因公出差在外的,河北作协所有领导和全体作家,以及陈超的同事、从全国各地赶到石家庄的陈超生前的诗友、学生等,几百人拥挤在石家庄市殡仪馆永安厅,送别这个大家心目中的“好人”。

 

陈超,195810月生于太原市,1982年执教于河北师大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1993年获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庄重文文学奖”。2005年《打开诗的漂流瓶——现代诗研究论集》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2008年,获第六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其诗歌成就与诗学理论建设并驾齐驱。与诗人海子是好友。

  

1“他太可爱了”

 

 

跟陈超相交近30年的诗人大解,这几天忙坏了。

 

记者给他打电话,他不是刚从陈超家出来,就是在河北师大文学院的灵堂张罗。

 

是的,灵堂设在河北师大文学院。

 

河北师大文学院院长胡景敏告诉记者,陈超去世的消息一直瞒着他的老母亲,他家里也不方便设灵堂。在接到陈超妹夫的致哀电话后,学院在文科楼四楼设了一个灵堂,接受社会各界人士的拜祭。“陈超去世的当天下午,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就来了,《人民文学》杂志社的人也来了,还有朋友从湖北、海南、江苏、浙江、陕西等地赶过来,石家庄周边地市来的人就更多了。”

 

在河北师大文科楼,一走近就有人主动询问“是否是来拜祭陈超老师的”,并热心地把人带上四楼。

 

她并非工作人员,也非师大学生,只是实习时跟陈超老师打过交道,也拜读过他的作品,对其人品非常钦佩,所以专门来送别。

 

很多人都是这样,拜祭后并不着急走,而是在现场流连,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似乎这样能安抚心中的悲痛。

 

拜祭的人很多,半小时就来了十几拨,有人还抱着洁白的玫瑰或金黄的菊花。这些人中有陈超的朋友、同事、学生、很多年前的学生,有的甚至只是读过陈超的作品,或者只是知道他这个人。

 

悲痛特别消耗一个人的能量,大解说,“他去世当天,我走路都没劲儿,腿是软的。”

 

所以大解更愿意回忆陈超还住在红军路老房子时,经常一起喝酒唱歌、胡侃吹牛的快乐日子。

 

“他太可爱了。”大解告诉记者,他跟学生在一起时,还有师道尊严的顾忌,但是朋友之间,经常互相串门一聊就到深夜,从文学到日常生活,无所不谈,而且他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说句发坏的话。“什么叫音容笑貌?现在我一闭上眼,脑中就浮现出他始终笑眯眯的样子。”

 

朋友聚会或开会,只要陈超在场,就会笑声不断。“上世纪90年代初,在一个旅游景区的文学采风活动中,晚上文友们在会议室自发组织了一场晚会,其中一节是,有一个作者要表演倒立唱歌,前提是必须倒立在人的后背上。这时只听陈超大喊一声,我来!然后双臂触地,当起了肉架子,直到那个表演者倒立在他的后背上把歌唱完,人们爆笑不止。这一幕,仿佛就在眼前。”

 

陈超这样的趣事太多了,几天都讲不完。

 

这样一个可爱快乐的人就这样走了,大解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事实上,几乎所有人都感到震惊和意外,第一天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把大解的手机都打没电了。

 

诗人郁葱也失语了,“直到现在,依旧不知道说些什么。”

 

 2学生带着录音机上课

 

 

1974年,陈超随着上山下乡的大军来到河北省获鹿县(现石家庄鹿泉区)李村的“知青农场”,从此就在河北扎下了根。

 

恢复高考第二年,陈超考入了河北师大中文系,毕业后留校任教,从此河北师大就多了一位“男神”老师。

 

大解有次去当时的师大西校区,遇到一群女生听说他找陈超,个个眼里闪闪发光,倾慕之情溢于言表。大解说,“女生给陈超起名‘温柔的狮子’,因为他头发长,人也虎背熊腰的。”

 

1997年考上河北师大中文系的赵晖,还没来得及上课,就有学姐告诉她:系里有一个“宝贝”,上他的课一定要占座,而且要全宿舍出动,“因为选他课的人太多了,经常是哪儿都站满了人。”

 

上过陈超老师的课后,她才知道师姐为什么这么说。“他讲《红旗谱》,讲朱老忠喝水的样子,那种意气,跟听武侠小说一样。”

 

直到现在,陈超上课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赵晖记得有一年冬天,陈超邀请了当时还是河北作协主席的铁凝做讲座,讲着讲着外面下起了雪,越下越大。“陈老师总结时,就借窗外的雪景,点评了刚刚铁凝提到的小说技巧。窗外是寒冷的大雪,但我们好像是在一个高雅的文艺沙龙上,有壁炉在取暖一样。从我的位置能看到铁凝在笑,非常开心的有共鸣的那种笑。”

 

每次有什么突发情况,都会变成陈超课堂上的亮点。

 

陈超的哲学课上,有个男孩拿了有很多键的专业录音设备去听课。虽然有些夸张,但赵晖觉得那人只是被老师的风采征服了。

 

胡景敏告诉记者,很多非文学系的人都会慕名来听陈超的课,而且不管听得懂听不懂,都会有所收获。

 

在赵晖的记忆里也是这样。“陈老师太能触发人了。当时我妈妈单位有个阿姨,很爱好文学,她问我有没有可以推荐的课,我想来想去,别的可能听不懂,就推荐了陈老师的诗歌课和哲学课。她跑去旁听了,而且听完还很认真地跟陈老师讨论问题,还给我打了个电话,她很高兴陈老师能回答她的问题。”

 

本科毕业,大家找陈老师签毕业册,就跟现在影迷歌迷追星一样。也有一个师大的学生在学校贴吧主动“交代”:2005年的11月听陈超讲座,提前三天占座;听完讲座的第二天,就带着小刀等作案工具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宣传栏里陈超老师的海报弄回了宿舍。 

 

3从他身上永远得到温暖的回馈 

 

赵晖说,陈超对她来说是“恩重如山”的好老师。“我读本科生的时候,交过一篇作业,最后一页纸只用了三分之一。当时陈老师在后面空白处用红笔给我写了好多,他说我是一个有文学感悟力的学生,希望我不要放弃自己的天赋。那些话给了我很大鼓励。如果没有这些话,我可能不会念硕士。”

 

2011年,赵晖考上了陈超的研究生,跟老师接触的机会也更多了。

 

赵晖觉得陈老师对每个人的改变太大了。“我考博士时,姥爷病重住院,我心情也很差,不想去复习,在我能缓过口气来看书的时候,离考试只剩下八天时间了,我就跟陈老师说不去考试了。陈老师鼓励我,他觉得我应该考,不要给自己找这些借口。听了他的话之后我就回家看书,就看了八天时间,当时报考的两个学校全考上了,后来我就进了北大。如果当时没有陈老师的那些话,我绝对不会去考的。”

 

事后,陈老师反倒很轻松地跟赵晖开玩笑说,没想到你第一年能考上。

 

去北京读书后,每年过年回石家庄,赵晖都要带着当时的男友、后来的老公去陈老师家拜访。“男友是理工科的男生,他听不懂我们说什么,但他觉得气氛好愉快。”

 

博士毕业后,赵晖回石家庄办了婚礼,请陈超当证婚人。“陈老师说,我是他的学生,我老公是他的朋友。我老公特别感动,就傻在台上了。他没想到老师会把他提到朋友的高度。所以,陈老师去世后,我老公也很难过,他在朋友圈转发,说怀念逝者、使者、朋友。”

 

河北青年作家、诗人李浩,自认是陈超精神上的学生。他说跟陈超接触不太多,因为觉得老师不能随便被打扰,更不愿意用俗事俗物去打扰他,但陈超却一直关心、鼓励着他。“一年多前我有机会去北京,他给我打电话,说去北京挺好的。后来去不了,他又给我打电话,安慰我作为一个作家应该好好地写作,‘你正是你最好的时代,说不定是个好事’。”李浩说。

 

赵晖说,陈老师永远是这样的,细心体贴,从他身上得到的永远是温暖的回馈。所以学生们有什么事,都愿意找陈超去说。“我可能今天很不开心,跟他打完这个电话,马上就换了一个心情,在我们心里,陈老师真的是无所不能的。”“老师总是给我们展现特别好的一面,比如他每天去游泳啊,他身体很棒,他一点也不用我们担心。我们就真的以为老师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够细心。”在陈超离开后,赵晖非常自责。

  

4惊动了整个诗坛 

 

陈超离开后,唐晓渡、耿占春、汪剑钊、商震、蓝蓝、程小蓓、蓝野、李震、朵渔、泉子、穆白、粒子、张小放、刘向东等诗人、评论家都亲自跟他告别。诗人翟永明、伊沙、张执浩、李少君、大仙、叶匡政、王久辛、麦冬、向天笑,作家方方、《红岩》文学杂志社常务副总编欧阳斌、《艺术》杂志社主编谭延桐、评论家徐敬亚等,更多无法到场的朋友,纷纷通过网络等形式,回忆着与陈超生前交往的点滴,表达哀悼之情。

 

按计划,去世那天陈超本应该动身去武汉,参加当代文学研究会第十八届学术年会。因为陈超的缺席,河北师大的所有代表都缺席了,111日年会开幕式上,所有到会者起立为陈超默哀。

 

很难想象,一个诗人的去世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但在李浩看来,陈超的影响远超过他获得的关注,“他是被时代淹没了的人”。

 

上世纪80年代末,陈超开始写《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随后出版,在全国引起极大影响。

 

“那个时候他和唐晓渡、耿占春已经是中国诗歌评论界的几大家了。”大解告诉记者,后来陈超写了《生命诗学论稿》,确立了以生命意识为主的一种诗学观点。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人们在努力探寻脱开朦胧诗的路径,以便从历史意识和集体意识中走出,充分地展现自我,并建立个人的言说方式,陈超抓住了这个思潮。这种立场在他后来的著作《20世纪世界诗歌导读》以及诗集《热爱,是的》中体现得更加充分,并在《中国先锋诗歌论》中达到完善和加深,成为中国诗歌界开宗立派的学术领袖。“记得诗人姚振涵说过,有陈超在,任何路过河北的诗人,都不敢昂头走路。”这虽是一句玩笑话,但的确因为陈超的存在,河北的诗歌创作有那样一个高度在,在理论研究上有那样的深度在。大解认为,陈超整个诗歌创作和他的理论体系都是情绪饱满的。不过他早期的诗更注重情绪的张扬,跟他的理论是相符合的,但后期他的诗更倾向于生活化。“他后期的诗更好。比如说他写睡觉的时候总有孩子在楼下吵闹,暑假过去以后,他想呵斥这些孩子,结果孩子已经不闹了,他突然又感觉一种失落。写得非常温馨。”

 

李浩说,“我受他的滋养也非常大。那时我在沧州师范上学,写了几首诗,就不知天高地厚地寄给他看。他给我回信,说如果真想写诗,除了看诗歌还应该有大量的阅读,读哲学、文学史、历史、艺术史、社会学等,最后才应当是诗歌本身。我反复用的几个词,都是他先提出来的。比如‘审美的傲慢’。”

 

因为对诗歌的卓越贡献,陈超获得了“河北文艺振兴奖”、“庄重文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文学评论家奖”等多种奖项。不过在大解看来,奖项对他没什么用处,因为他的影响力早就超过这些。李浩也觉得,陈超在意的是在文学和诗歌的领域能不能做某种前行,有没有更多新的发现,“他在意这些最本质、最核心的东西。从这点上来说,我极其佩服他。陈超是在河北的知识分子里面最纯粹的,没有之一。”

 

对陈超的淡泊,赵晖也非常有感触。“在学校时,有一次要评一个什么奖,但是院里有规定,好像不怎么怎么样就不能参评,这样就会卡掉一部分好文章。我们就去跟陈老师说这个事情,陈老师说,如果文章已经是优的水平,就不需要一个奖项来认定。”赵晖认为,这对保持文学的独立精神非常重要。“比如现在文学比较扎堆比较热闹,我们可能就去随大流,也写一些那样的文章,很时髦,跟上文学热点了,但实际上那样会丧失我们真正的想法。”

 

李浩用“圣徒”评价陈超,这个词特别大,但赵晖觉得用在老师身上特别合适。

 

正因为如此,他的离去更让人感到唏嘘,他的精神力量也更值得我们珍视和怀念。

 

李浩迫切希望有机构能出版陈超的文集,因为在这个大家不读书的时代,陈超的书在学生买了之后,很少能再版,很难再买到,很多都变成一种稀缺资源,他的好被发现得少,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希望有机构能够出版他的纪念文集,对一个诗人、一个作家,对一个时代支柱精神的确立和褒奖,都应该有这样一套书。”

 

 5是的,热爱

  

陈超的去世引起这么大的关注,还因为他选择的方式。

 

李浩说,陈超从不在别人面前露出半点怯懦,他给大家看到的,都是一个那么好那么开朗、那么坚强坚硬又让你感觉亲切的陈老师。“他从来不提自己的困难,也不张口提要求。我问过文学院胡院长(胡景敏),说他从来没提过要求,除了教学上,比如想开哪门课。”

 

他甚至不愿意麻烦学生,赵晖告诉记者:“那天师兄跟我说,陈老师有一个表格要填,因为失眠,他打电话让我师兄帮他填一下。其实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作为一个博士生导师,叫学生做这些是最简单的事情了,但是他会非常不好意思,他反复谢我师兄。”

 

对于陈超的离开,赵晖认为那一定是他能做的最好的选择,应该尊重他的选择,不要做任何庸俗化或者神圣化的解读。

 

她说,陈老师就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我记得上他第一节课,有人说贾宝玉的人生理想肯定是认认真真谈一次恋爱,当时班里哄堂大笑。但是当时陈老师一点也没笑,他非常认真地说,我觉得这样的理想也很好。在他眼里,学生是没有等级的,不是说一个学生很优秀,他就是最值得骄傲的学生,其实,这个学生过得很好也很好。”

 

赵晖博士毕业后没有进高校,觉得特别辜负老师,给陈超打电话说对不起,但是陈超却说,“我觉得你这样很好,你生活得很好,我觉得这样就非常好。你不是喜欢小说吗,你不是喜欢写诗吗?只要你真的喜欢,你永远能找出时间来做这些事情的。”

 

能够过很好的人生,这本身也是非常好的。“陈老师有本诗集叫《热爱,是的》,我觉得陈老师真的是非常热爱生活的人。”

 

上课的时候,陈超经常跟学生说起一个梦,小时候的梦,梦到飞翔,那种感觉特别好,但是长大到十几岁的时候,就不会再做这样的梦了。“他自己也笑,我们也笑,现在想起来特别难受。”

 

编辑:honglian

 
前一篇:陈超访谈录

网友评论

热点图片

新闻排行

加入志愿者 我要捐款 资助防灾网 我要捐物 公益众筹 透明公益

国家地震局 | 国家环保部网 | 中国林业新闻网 | 水利网  | 湿地中国  | 中国防灾网 |  河北林业网 | 河北农资网  | 宝贝回家  | 新华网 | 新浪网 | 人民网 | 凤凰网 | 环球网  | 长城网俱乐部  | 燕赵名企网 |  搜狐焦点网石家庄站  | 石家庄贷款 | 石家庄典当行  |地震应急包   |  新华视野影像|筑家装饰 ∣ 国家质检总局 

关于防灾网 | About cibeicn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防灾网招聘 | 投稿 | 客服中心 | 留言板 | 网站导航 |   
Copyright © 1998 - 2010 cibe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实名:防灾网  中国防灾网  救灾网 中国防灾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冀ICP备10200052号  冀ICP备102001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