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防灾网>防灾新闻>深切缅怀陈超教授>媒体文章

海南日报:陈超:生命诗学的逝者
分享 | 2014年11月10日 09:41  来源:网易

当行走的时间定格在1030日的深秋之夜,诗歌评论家、诗人陈超坠楼离世。这个消息就像一颗石子打破平静的湖面般震惊文坛。陈超以诗歌评论家身份盛名,他的作品《打开诗的漂流瓶》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中国探索诗鉴赏》获第六届“庄重文文学奖”……但是他却以决绝的方式告别了这个世界,成为践行着诗歌“向死而生”的又一诗人。

                                               

              陈超个人诗集《热爱,是的》

文/本刊特约撰稿 周梦旎
 

    在河北师范大学任教的陈超逝世后,他的学生马庆云发文力挺恩师:“陈超先生的自杀,如海子一样,也完成了浪漫主义史诗的普遍生还。先生的这种选择,是自觉的,也是幸福的。神的家中,鹰在集合。先生,集合去了。”

 

  但很多人也和北京大学出版社编辑高秀芹一样,不忍心接受这个悲痛的现实。“我敬重你对待诗歌的方式,一种坦荡的爱和纯粹的欢喜,我就是舍不得你走,即使你的离开是一种无望的解脱。”

 

  一直以来,陈超深切热爱着诗歌,诗歌也给他以动力,即使生活在绝望中都能生出一份敢于承担的勇气。正因如此,作为诗人和诗评家的陈超在这个双重身份中始终坚持用诗歌写作来省察理论文字,同时又用理论观点回应诗歌创作。陈超阐释的生命诗学深刻入理且内涵丰富,包含了诗歌应当具备的三要素—活力、真诚、细读,并详细总结了好诗的评判标准。

 

  热爱,是的!

 

  在2003年出版的诗集《热爱,是的》后记中,陈超写道:“我似乎看到另一个我在纸上行走。从不同时期逐渐变化的题材、主题乃至想象力方式和风格中,可以清晰地见出我走过了从理想主义者到经验论者,从主要写‘自我意识’到更多地写‘生活和事物纹理’的写作历程。我想,它们之间的差异性,统一为我对人、母语和大自然的永远的热爱,和不同写作时段的心灵体验和身体状态的真实性。”正如陈超所说的一样,他纯粹而真实地热爱着诗歌写作。

 

  19581027日,陈超出生在山西省太原市,从中学期间开始,就不断阅读文学作品。他在农场务过农,在拖拉机厂当过车工,在书籍匮乏的年代里他读了数遍的《红楼梦》,不断汲取着精神的养分。陈超十分珍惜凡能找到的外国文学作品,他喜欢普希金和海涅的诗,并尝试着模仿写作。

 

  1976年,陈超开始了诗歌创作并完成自制诗集《柳叶刀集》。恢复高考的第二年,陈超进入了大学,接触到现代主义诗人的作品,在诗风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诗集《解冻》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此后不断公开发表作品,在诗歌创作和诗歌评论的道路上稳步前行。

 

  逐渐地,佳作迭出。最能体现陈超诗歌和诗歌评论高度以及影响的作品是分别于1989年、1994年、20038月和10月出版的文本细读专著《中国探索诗鉴赏词典》、诗学著作《生命诗学论稿》、诗学论集《打开诗的漂流瓶》以及个人诗集《热爱,是的》。意料之中地各类奖项纷至沓来—“庄重文文学奖”“河北十佳青年作家称号”“河北文艺振兴奖”“鲁迅文学奖”……

 

  在第六届话语文学传媒大奖评论家奖授奖辞中,陈超被称为“少数几个能直接影响诗人的批评家之一”。陈超怀抱着这份对诗歌的热爱不断往其中注射进生命的活力,以趣味追求深度。

 

  诗歌的活力

 

  陈超认为,“审美趣味是真诗与赝品的分野”,而且他充分肯定了诗歌的活力来源于作者的活力。“单就情感经验的提供而言,好的诗歌,或启人心智,或给人安慰,或让人活得更自觉;或抚慰你,使你觉得生命的困境是难以逾越的……所有这些指标背后,还有一个总指标,就是作者必得是一个有性情的、有语言才能的、有趣的人。”

 

  他认为一个纯粹的诗人与借用诗歌来“说事”的诗人的根本不同就在于在追求诗歌深度的态度上并不会“以趣味、活力和技艺的让步为代价”。

 

  诗人能胜任并传达快乐在陈超看来也是必不可少的,“蜜蜂采蜜同时也给花授粉。诗人劳动的快乐,就是蜜蜂似的美丽的快乐。诗人应有能力来胜任快乐。”而趣味、活力和技艺则是写作欢愉的保证,“欢愉消除了话语权势,欢愉恢复了汉诗原曾有过后来被中断了的生命血色素。有趣味的诗,有效地避免了‘滥情’与‘说教’两大宿疾,让我们得以从一个具有美好性情和心智的诗人眼里去看看人生。”

 

  总的来说,诗歌的活力是“对诗歌深度的考验,同时也检验着诗人对艺术的真诚”。

 

  诗歌的真诚

 

  《诗经》言:“劳者歌其事,饥者歌其食。感于哀乐,缘事而发。”诗歌的真诚,即把内在的思想外化成语言文字表现出来。陈超谈到对诗的态度时,强调“把诗当诗,让诗说出那些只能经由诗才能说出的东西”。

 

  他反对使用“舞台上矫揉造作的范儿”和“与腻友调侃时的轻佻语调”来写诗。在他看来,“诗是与处于喑哑之地的潜在知音的交流,要质朴、谦逊、诚恳,还有一点点羞怯的自我克制”。

 

  南宋诗论家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说“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不涉理路,不落言筌者上也……诗者,吟咏情性也。故其妙处透彻玲珑,不可凑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诗道惟在妙悟”。

 

  陈超赞同并推崇严羽的诗歌主张,他觉得妙悟能“激活你的审美感兴、感性、直觉,感受生命的情趣”,并且生命的情趣是言不可尽的。

 

  因此,达到“呈于境,感于目,亲乎情,切于事,会于心,达乎灵”的境界才是最真诚的诗歌,而这种境界唯在细读中方能达到。

 

  诗歌的细读

 

  我们常说“细节决定成败”,虽然生活中的细节跟艺术中的细节有很大的不同,但明显有着相通之处。海德格尔就曾提出“艺术把真理固置于个别的事物”的观点,陈超也感叹“没有大视野的诗人,其实不会发现真正有力量的细节”。

 

  陈超的诗歌格外讲究叙述性细节,《秋日郊外散步》是个典型例子。“京深高速公路的护栏加深了草场,暮色中我们散步在郊外干涸的河床,你散开洗过的秀发,谈起孩子病情好转,夕阳闪烁的金点将我的悒郁镀亮。……你瞧,在离河岸二百米的棕色缓丘上,乡村墓群又将一对对辛劳的农人夫妇合葬;可记得就在十年之前的夏日,那儿曾是我们游泳后晾衣的地方?……”

 

  这种叙述性细节还表现在对死亡的敏感上,《风车》中:“冥界的冠冕。行走但无踪迹。血液被狂风吹起,留下十字架的创伤。在冬夜,谁疼痛的把你仰望,谁的泪水,像云阵中依稀的星光?……”听过他的课的学生也深有感慨:“他讲帕斯捷尔那克、芒克和多多,讲那些苦难的诗人,他把经历过的每一分钟都看做死亡,比如上了20分钟的课,其实就是死了20分钟。”

 

  而对于好诗的挑选,陈超也是有着一套独特的说法,他认为好的诗歌不仅呈现以细读的方式来探究诗的活力和真诚,好诗的标准更在于“诗本身”。

 

  所谓好诗

 

  “真正的好诗,在‘懂’之前,我们已被感动。”陈超的标准就在于“感动”二字。以海子的诗为例:“黑夜比我更早睡去/黑夜是神的伤口/你是我的伤口/羊群和花朵也是岩石的伤口……今夜 九十九座雪山高出天堂/使我彻夜难眠”。陈超感慨:“在‘懂’之前,你已感觉到来自脊梁骨和内脏的寒冽、紧张、无告”。

 

 

  对于诗歌的表述力度,陈超认为重点在于把握好“含混”和“清晰”的细节,而且不能盲目跟从大众品味,经常被批评家阐释的诗,未必自动等于好诗。好的诗歌,是能“留给人美妙顷刻”的;好的诗歌,要在“潜意识中激起幽鸣”……

 

  对于好的诗歌语言,陈超的阐述是:“踏实而腴润,经过淬砺又像是脱口而出,单纯而又有骨子里的丰富感。平和深邃不再蛊惑,诚恳自尊又触动人心。”因此,在他的诗歌创作中,我们能清晰感受到那份“将情绪、境界、思想和声音融为一体,发出自生命深处重浊的舒适。”

 

  陈超的一生对诗歌无比热爱、以创作践行理论、用理论指导创作,恰如他自己笔下的好诗人“最终落点是直到耐心地刻划或挖掘出生命中经久而内在的经验的纹理”。相信这位生命诗学的歌者在天堂亦会自由唱响傲人的天籁。  

 

本文来源:南海网-海南日报 

 

编辑:honglian

 

网友评论

热点图片

新闻排行

加入志愿者 我要捐款 资助防灾网 我要捐物 公益众筹 透明公益

国家地震局 | 国家环保部网 | 中国林业新闻网 | 水利网  | 湿地中国  | 中国防灾网 |  河北林业网 | 河北农资网  | 宝贝回家  | 新华网 | 新浪网 | 人民网 | 凤凰网 | 环球网  | 长城网俱乐部  | 燕赵名企网 |  搜狐焦点网石家庄站  | 石家庄贷款 | 石家庄典当行  |地震应急包   |  新华视野影像|筑家装饰 ∣ 国家质检总局 

关于防灾网 | About cibeicn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防灾网招聘 | 投稿 | 客服中心 | 留言板 | 网站导航 |   
Copyright © 1998 - 2010 cibe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实名:防灾网  中国防灾网  救灾网 中国防灾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冀ICP备10200052号  冀ICP备102001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