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防灾网>防灾新闻>纪念汶川大地震七周年 >防灾线下

事情还没做完 我就继续留下
分享 | 2015年04月28日 16:26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张然

因近日获得“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每每在汶川地震周年纪念日前后才会进入人们视线的志愿者刘猛在这个10月再次引发关注。从帐篷学校和板房的心理援助,到再孕妈妈的心理疏导,再到如今的“一天公益”,在灾难带给人们的震撼渐行渐远的时候,他持续三年半的心理咨询志愿服务被称为“坚持”。而他自己很排斥这种说法。“该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那么我就继续留下,就这么简单。”刘猛说。

 

        ■对话人物

        【关于获奖】
        【灾区三年】【未来计划】
        志愿者的服务不是单纯的搬砖,而是更高意义上的模式的构建和科学方法的探索
        京华时报:能否介绍一下刚获的这个奖?
        刘猛:这是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发改委、解放军总政治部设立的奖项。包括我在内,共有295人获得“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此外还有200个集体获得“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京华时报:这个奖项需要自己申请吗?
        刘猛:我没有申报,是四川团省委书记张彤让志愿者工作部的人员上报的。我曾要求转给别人,这个请求没有被允许,因为去年“四川省5·12灾后重建先进个人”的奖项也曾经给我申报过,都批下来了,经我申请让给别人了。所以这次没有被允许。
        京华时报:为什么你要申请转让?
        刘猛:为这场灾难奉献的人有很多,但获奖名额很少。而且我也不是四川人,不想占获奖名额。
        京华时报:你如何看待这次获奖?
        刘猛:这次的奖跟前边的奖不一样。原来是对行动进行奖励,这次是对行动结果的奖励。我常说,志愿者不是来做好人好事的,而是来把事情做好的。以前的奖励大多是对我做好人好事的奖励,而这次是对我把事情做好了的奖励。也就是说,志愿者的服务不是单纯的搬砖,而是更高意义上的模式的构建和科学方法的探索。我希望能够把对我个人的嘉许全部转化成对我所从事的事情的支持,形成长效的对志愿服务的支持机制,促进公益事业。
        【灾区三年】
        同行给我起了个外号叫“一格电”,意思就是看着快“耗竭”了,可是又没事儿 
        京华时报:汶川地震以来很多媒体采访过你,可你说有些报道并没有能够进入你的内心,这指的什么?
        刘猛:有句话可以集中体现我的想法:志愿者的出发点不应该是自己被感动后要付出,而是服务对象的需要。比如敬老院的老人一天被洗了4次头,志愿者来了还要洗,老人不得不自我解劝:不要伤了孩子们,就让他们再洗一次吧。这到底是谁的需要?
        京华时报:从帐篷学校和板房里的心理援助,到对丧子母亲再孕的心理援助,再到现在的“一天公益”,为什么你的工作一直围绕着母亲和孩子这条线?
        刘猛:到灾区第一天,我的感觉很明显,整个地震,哀伤程度最严重的就是丧子母亲。印象很深的是一位外地的丧子母亲,跟我聊了一个多小时,整个谈话其实没什么内容,甚至没有表情。但是眼泪一直流,没有断过。没有哽咽、表情和声音的哭。很多这样的例子让我确定了我的方向。
        京华时报:在这样的灾难面前,心理援助最重要的是什么?
        刘猛:让他们信任你,拉近他们和你的关系。否则你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举个例子,我是怎么开始我的心理援助工作的。去的时候我带的东西跟别人不太一样,包里是酒和蛋糕。到了之后,我先把帐篷搭了,给当地一个小孩在帐篷里过了个生日。所有安置点的人都被吸引过来了,跟他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他们信任我,我才能展开工作。
        京华时报:有人说你“铁石心肠”,我很奇怪这个说法。
        刘猛:我不会被任何事情、任何人感动。一个陪伴我很久的志愿者离开的时候提议拥抱,我说了个“滚”。这其实是一种心理保护。大量要自杀的人都来我这里,有成功疏导的案例,当然也有失败的,这种压力你可能难以想象。很难有事情让我动情,这是我追求的一种状态。
        京华时报:有人说心理咨询师是个“垃圾桶”,这种每天对于哀伤的收集会不会对自身的情绪产生影响?
        刘猛:这种伤害非常大。我们行业里有个词语叫“耗竭”,说的是心理咨询师被掏空了,没有办法再去帮助别人的状态。同行给我起了个外号叫“一格电”,意思就是看着快“耗竭”了,可是又没事儿。他们在等着一旦我“耗竭”了,帮助我做系统的疏导,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做。他们觉得像个谜一样。
        京华时报:谜底是什么呢?
        刘猛:实际上我的背后有11个督导,来自不同国家、地区,他们是全世界顶尖的心理专家。这种督导有工作方向上的,也有对于我个人情感上的。比如我自身所受到的创伤的清除,他们是真正的幕后英雄。到了后期,中国传统文化、道家和佛家思想的一些东西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所以我一直觉得生命的智慧在东方。
        京华时报:一路走来,最难的是什么时候?当时什么状态?
        刘猛:一周年的时候是一个低谷。当时我们的工作开展困难,但是另一方面,这时候到达了灾区心理症状最高峰。很多志愿者的积极性受到挫伤,我却无能为力。当时我健康状况恶化,浑身是病,就不记得哪天没吃过药。能够坚持下去靠的是信念。
        京华时报:什么样的信念?
        刘猛:一个是对自己专业的敬畏,第二个,这件事跟我有关。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梦想,如果有机会,我想影响我周围的人认同一句话:这件事和我有关。太多的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都把希望寄托在政府,寄托在某一个官员身上。实际上,天下兴亡,每个人都有责任。并且我坚信一个心理咨询团队,如果不能持续服务,短暂接触灾区民众将对他们造成严重的二次伤害。
        京华时报:困难让很多志愿者先后撤出,正因为这样,媒体把你的事迹称作“坚持”。你怎么看这个词?
        刘猛:一定要澄清一下,对于那些撤出的人和团队,我很理解他们,当时那种处境的艰难真的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能坚持下去的。批评是不对的。对于“坚持”这个词,我不认同。“坚持”给我的感觉太苦难,之所以感觉到苦难,是因为用感性去做事情,可是我用的是理智,所以“坚持”不适合我。三年,别人说我是行为艺术也好,什么都好,我只是对所学的专业有一种敬畏之心。以这个专业的眼光来看,该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那么我就继续留下,就这么简单。
        【未来计划】
        这三年来也许取得了一些成绩,那是外界的评价,但跟我自己的期许有很大差异
        京华时报:你的“妈妈之家”援助活动进展怎样?
        刘猛:基本上告一段落了。已经再孕的妈妈主要面临的是亲子关系问题。通过对家长的咨询让他们明白,再生的孩子不需要去做死去的哥哥姐姐的影子,让他们快乐地做他们自己。不要溺爱,让他们健康成长。但是无子母亲的问题非常纠结。因为中国的母亲,很多都是以抚养孩子上大学为价值体现的,孩子没了,他们后半生的价值在哪?
        京华时报:接下来你主要的精力要放在什么地方?
        刘猛:主要精力就是公益理念的传播。这三年来也许取得了一些成绩,那是外界的评价,但跟我自己内心的期许有很大的差异。我希望通过我的行为影响、带动大众养成公益的习惯。下一步我会调整一下方向,从精英阶层开始,通过传播、宣讲,影响他们的公益理念。
        京华时报:具体怎么做?
        刘猛:我希望能够依托“一天公益”,建立一个公益门户网站。这个网站能够集合信息,需要帮助的人和想要帮助别人的人可以在此实现对接。它要比目前的公益机构更加公开、透明,账务全部实现公开。比如买一本书,定价是30块钱,但是众所周知,网上也许几折就能买下来,我们的网站就要把购买地公布出来,到底是几折买的。
        京华时报:目前进展如何?
        刘猛:之前的几个框架做起来又都推翻了,这件事很难,资金、专业技术、人员都是障碍。所以也希望借助媒体报道,聚合资源。

 

编辑:贾鹏飞

 

网友评论

热点图片

新闻排行

加入志愿者 我要捐款 资助防灾网 我要捐物 公益众筹 透明公益

国家地震局 | 国家环保部网 | 中国林业新闻网 | 水利网  | 湿地中国  | 中国防灾网 |  河北林业网 | 河北农资网  | 宝贝回家  | 新华网 | 新浪网 | 人民网 | 凤凰网 | 环球网  | 长城网俱乐部  | 燕赵名企网 |  搜狐焦点网石家庄站  | 石家庄贷款 | 石家庄典当行  |地震应急包   |  新华视野影像|筑家装饰 ∣ 国家质检总局 

关于防灾网 | About cibeicn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防灾网招聘 | 投稿 | 客服中心 | 留言板 | 网站导航 |   
Copyright © 1998 - 2010 cibe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实名:防灾网  中国防灾网  救灾网 中国防灾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冀ICP备10200052号  冀ICP备10200138号